《西厢记》长亭送别赏析

发布时间:2019-04-30 17:01:40 来源:王玮关键词 : 《西厢记》长亭送别赏析

  内容摘要:离愁别恨是我国古代文学表现的重要主题。作为经典,《西厢记》的“长亭送别”,在表现这一主题方面达到了很高的水平,其情景交融、结构绵密、手法丰富、意境优美,堪为承前启后的典范。
  关键词:离愁别恨 情景交融 意境 手法
  “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江淹《别赋》)“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柳永《雨霖铃》)
  儿女多情,离愁别恨,是我国古典诗词、戏曲和传奇小说中经常表现的主题。在这类作品中,芳草、杨柳、红叶、黄花、流云、西风,都是常见的景物;阳关、霸陵、南浦、埠头、长亭、短亭,更是常用的地点。“何处是归程?长亭更短亭。”长亭送别的场面,在古典戏曲中,是屡见不鲜的。“悲欢聚散一杯酒,南北东西万里程。”生死离别的场面,最能动人细腻情怀,刻画丰富性格。《西厢记》里的“长亭送别”,就是一个写得非常成功的例子。
  这一场戏,在《西厢记》里第四本第三折。安排在此处,作者王实甫是经过精心考虑的。在这之前,张生和莺莺的婚姻,已经过了许婚、赖婚、私定、拷红等波折。老夫人在唯恐玷辱家门、辱没家谱的情况下,不得已当面将莺莺许给了张生,条件是“上朝取应”,并且“得官”。如果“驳落”了,则“休来见我”!这是封建势力的进一步阻扰,也为后文老妇人的再一次赖婚埋下了伏笔。面对这一变卦,莺莺的内心是异常复杂的:听到准婚的喜,想到离别的恨,对母亲有意刁难的怒,对张生艰辛前途的愁,对自己无主命运的悲……可以说,酸甜苦辣,百般滋味,一齐都涌上了心头。为此,作者特地安排了这一场戏,让莺莺倾吐内心的苦闷,发泄对母亲刁难的不满,表明对张生爱情的忠贞。这是一次断肠的抒情,也是一次勇敢的抗争。
  这一场戏按照时间先后,由长亭秋色、把酒惜别、两意徘徊和残照载愁等四个部分组成。在这里,时时充溢着酒和泪,处处交织着爱和愁。
  第一部分“长亭送别”,主要用来描写环境,渲染气氛。一开头,就描绘了一片暮秋景色:
  [正宫][端正好]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尽是离人泪。
  作者精选了一系列富有典型季节特征的景物,渲染清秋的气氛。接着用民歌中常用的问答句式,点明“霜林醉”和“离人泪”之间的关系,衬托出深长的离情别恨,创造了一个情景交融的诗的意境。暮秋季节最能使离人伤感,这一意境是典型的,但还缺乏个性。在第二曲[滚绣球]里,作者用叙事和抒情相结合的手法,写张生的马在前面故意慢慢的行,莺莺的车在后面特意快快地跟,两情缠绵,难舍难分。可是,跟情意一样绵长的柳丝,总系不住一样即将远去的马儿;跟情意一样缠绕的密林,也挂不住即将西坠的太阳。“听得道一声‘去也’,松了金钏,减了玉肌。”真切地写出了莺莺此时此地的复杂感受。接着,又用红娘的“姐姐今日怎么不打扮”的提问,引出莺莺的一曲[叨叨令],由此时此地的离情别恨,联想到将来的恓惶愁闷,令人更觉沉痛。
  清代的李渔说:“景书所睹,情发欲言。情自中生,景由外得。”这里的碧云、西风、归雁、霜叶、黄花,既是富有特征的暮秋景物,又渗透主人公的别泪和离愁,使这一场戏一开头就笼罩着浓郁的悲剧气氛。
  “把酒惜别”是第二部分,着重写了莺莺对母亲的愤激之情和抗争之意。
  老夫人把酒时,再次提出“到京师休辱没了俺孩儿,挣揣一个状元回来者”的要求。张生回答说:“小生托夫人余荫,凭着胸中之才,视得官如拾芥耳。”这话听起来轻松,可在莺莺看来,“酒席上斜签着坐的,蹙愁眉死临侵地。”([脱布衫])“我见他阁泪汪汪不敢垂,恐怕人知。猛然见了把头低,长吁气,推整素罗衣。”([小梁州])可见张生的回答,实属老夫人淫威之下的违心之论。在他内心,同样燃烧着对老夫人的怒火和对莺莺的热恋。这一副可怜相,难怪莺莺见了“意似痴,心如醉”,“怎不悲啼”。([幺篇])这是对老夫人的有力反抗。自己把酒时,莺莺“把盏长吁”,觉得“合欢未已,离愁相继”,“昨夜成亲、今日别离”([上小楼])的悲剧,是她母亲一手炮制的。“年少呵轻远别,情薄呵易弃掷”([幺篇]),自己的命运成了断线的风筝,这也是她母亲一手造成的。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终于发出了“但得一个并头莲,煞强如状元及第”([幺篇])的呼声,这是对老夫人的强烈抗议。红娘把酒时,莺莺想到在这离别之际,夫妻间连“举案齐眉”、“共桌酒食”([满庭芳])都不能够,觉得“将来的酒共食,尝着似土和泥”([快活三]),“暖融融的玉醅”,“多半是相思泪”,从而又发出了“蜗角虚名,蝇头微利,拆鸳鸯在两下里”([朝天子])的哀叹。这是对整个封建礼教的沉痛控诉。
  这一部分,是全场的高潮所在。在结构上,见老夫人把酒,莺莺想到的是母亲的迫害;自己把酒,莺莺想到的是婚姻遭破坏;见红娘把酒,莺莺想到的是夫妻竟不能“举案齐眉”。这样写,层次清晰而富于变化。在表现手法上,既是叙事又是抒情,在叙事中抒情,在抒情中叙事,使唱词如泣如诉。这就充分表现了莺莺对母亲的愤恨不平和对张生的婉转缠绵。
  第三部分是“两意徘徊”,主要用来倾诉他们对爱情的忠贞。
  老夫人一走,他们就获得了解放,小俩口可以倾诉知心话了。离别在即,莺莺“未饮心先醉,眼中流血,心内成灰”([耍孩儿]);见张生“据鞍上马,阁不住泪眼愁眉”([三煞]),想到今后“这忧愁诉与谁”,便“泪添九曲黄河溢,恨压三峰华岳低”([四煞]);想到“知他今宵宿在那里?在梦也难寻觅”([四边静]),便禁不住叮咛再三:
  [五煞]到京师服水土,趁程途,节饮食,顺时自保揣身体。荒村雨露宜眠早,野店风霜要起迟!鞍马秋风里,最难调护,最要扶持。
  两意徘徊的儿女情态,表现得淋漓尽致,曲折缠绵。可奇怪的是,在这一部分开头,莺莺“口占一绝”,来试探张生对爱情是否忠贞;在这一部分结尾,莺莺又明确提出了告诫:“若见了那异乡花草,再休似此处栖迟”([二煞])。这是为什么呢?在封建社会里,妇女根本没有独立的社会地位,而仅是男子的附属品,纵然是相国的千金,也逃不脱这样的命运。莺莺争取婚姻自主,仅仅是争取一生幸福的第一步,更重要的,就要看张生对爱情是否忠贞。所以,莺莺的试探和告诫,并不说明她与张生在感情上产生裂痕,而是她忠于爱情的自誓和对幸福的执意追求。
  这一部分表现手法较为多样:含蓄的试探,炽烈的抒情,谆谆的叮咛,直率的告诫。这就把莺莺内心的忧愁与苦闷,怀疑与顾虑,性格中的柔软与矛盾,深沉与谨慎,都细致入微地刻画了出来。
  第四部分是“残照载愁”。这一部分跟开头的“长亭秋色”一样,也是用客观的景物来衬托人物的内心,使意境更加深沉而富有诗意。
  [收尾]四围山色中,一鞭残照里。遍人间烦恼填胸臆,量这些大小车儿如何载得起?
  这短短两句,借用宋代女词人李清照《武陵春》中的意境,通过描摹和拟物等手法,不但描绘出秋阳夕照的瑰丽景色,表达了莺莺烦恼填胸的内心世界,还交代了时间、地点、人物和事件,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元杂剧的通例,每折由一人独唱到底。这样大的抒情场面,写得这样层次分明,波澜曲折,实在是大家手笔。究其成功原因,主要有如下几点。
  这一场“斟别酒”既照应了上文的许婚、赖婚、迫试等情节,又为下文张生的草桥店梦莺莺和老夫人的再次赖婚埋下了伏笔。所以,这一场是整出戏的有机组成部分,读来丝毫没有游离之感。此其一。
  这一场戏抒发的悲欢离合的人情,对塑造莺莺的形象,烘托全剧的主题,都起着积极的作用。作者又善于选取富有特征的暮秋景物,渗入主人公的别泪和离愁,做到情景交融,浑然一体。所以才能强烈地感染读者。此其二。
  明代王骥德在《曲律》中说:“传中紧要处,须重着精神,极力发挥使透。”这一场戏在全剧中的位置,正是要“极力发挥使透”的“紧要处”。因为在老夫人的迫试面前,如果张生和莺莺唯命是从,没有丝毫反抗,则反而不合情理。所以这一场戏虽然比较长,却没有给人拖沓冗长之感。此其三。
  此外,还在于作者有着很高的艺术修养。他善于运用古典诗词酝酿气氛,锻炼字句,创造诗一般优美的意境,表现手法又灵活多样,也是这场戏脍炙人口的原因之一。
  (作者单位:江苏徐州高级中学)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