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勤廉公仆”制造受贿巨案

发布时间:2019-04-13 18:00:09 来源:王绍智关键词 : “勤廉公仆”制造受贿巨案

  2013年10月10日,安徽省阜阳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太和县县委原书记刘家坤,因涉嫌受贿2929.7万元,与他的情妇赵晓莉一起,在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庭受审。
  他曾是一名部队师级领导干部,并且一转业就当上安徽省阜阳市环保局局长,后来官至副厅级,令众多军转干部惊羡不已。
  他曾经是安徽省委组织部、纪检委表彰的“勤廉双优”干部典型,并在全省各市巡回作先进事迹报告,成为有口皆碑的廉洁公仆。
  他曾经因为自己的胞兄、阜阳中级法院院长刘家义受贿案发,被判刑入狱病亡,而用鲜花、掌声和血的教训激励和警示自己,“永远牢记宗旨,勤勉廉洁”。
  而今,曾经站在勤廉双优表彰会、先进事迹报告会上享受鲜花和掌声的他,却创造了安徽贪官受贿数额最高纪录……
  “勤廉干部”拜倒在亿万富婆石榴裙下
  1974年12月,18岁的刘家坤应征入伍到南京军区空军航空兵某师服役,只当三年战士就被提为干部,从排长到副团级政治处主任连升五级只用了六年;而从政治处主任、团政委到飞行学院政治部副师级主任,也只用了四年多时间,其中从副团到正团只有半年多时间,成为本部军官中的佼佼者。
  1999年8月,刘家坤转业回到家乡阜阳市,直接被安排在环保局局长、党组书记的位置上。在担任环保局局长的三年间,他勤廉敬业,创造出不凡的业绩,被安徽省委组织部、省纪检委评为“勤廉双优干部”,到全省各市巡回做先进事迹报告,赢得一路鲜花、掌声。
  2002年8月,王怀忠(原安徽省副省长、阜阳市委书记,因犯受贿罪于2002年被判处并执行死刑)、肖作新(阜阳市原市长,因犯受贿罪于2004年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案发,扯出阜阳市国土局窝案,整个领导班子烂掉,刘家坤临危受命,担任了国土局局长、党组书记。改任国土局长一年后,他的胞兄、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刘家义受贿案发,被判刑入狱后病亡。刘家坤被鲜花、掌声激励着,也被胞兄血的教训警示着,发誓永远“牢记宗旨,勤勉廉洁”。
  刘家坤的蜕变与堕落始于他与一名叫赵晓莉的房地产女老板的相识、相恋,并且生下被他们视为心肝宝贝的儿子。
  赵晓莉,1970年出生于黑龙江省双鸭山市,1983年随父母回原籍阜阳生活,相继做鞋子和手机批发生意,1999年注资800万元,成立阜阳亿达房地产公司,开发亿达小区等工程,成为阜阳有名的千万富姐。
  2003年,赵晓莉有意承揽开发阜阳市建设大厦工程,因此与时任国土局长的刘家坤开始接触。30出头的赵晓莉是一名单身女人,风姿绰约,魅力四射,令刘家坤怦然心动。两人频繁接触,日久生情,终于有一天在阜阳市静心小区赵晓莉家里,激情烈火干柴般地在一起燃烧了。
  赵晓莉投入刘家坤怀抱的时候,山盟海誓地向刘家坤表示,她爱的是他这个人,不是他的身份、权力,绝不追求什么名分、金钱。刘家坤放心了。正如他后来所说的:“赵晓莉是女老板,跟我相好绝不会为了钱。我傍上这样一个富婆至少不会在经济上出问题。”那时的赵晓莉的确有钱,不仅早已身家千万,住着一套180多平方米的豪宅,在闹市区也有五间店铺房出租盈利,还拥有阜阳建设大厦一层700平方的产权,全部出租营利,后来买了四套别墅,其中阜阳敬贤山庄一栋自住,名仕豪园三套等待升值……傍这样的富婆还怕“经济上出问题”吗?
  刘晓莉搬到阜阳敬贤山庄别墅后,刘家坤与她的幽会更加方便,也更经常。2006年7月,他们结下“爱的果子”刘小虎。赵晓莉在阜阳保健院剖腹产当晚,刘家坤偷偷跑去看望。2011年4月,她因患肾结石,刘家坤还把她接到太和住院,安排最好的医生手术,这让赵晓莉感动不已。在生下小虎以后的日子里,她毅然放弃了自己的事业,做起刘家坤的“全职太太”,专心致志地“相夫教子”,并且从未向刘家坤张口提钱,也没有借他之名捞取不义之财。
  2008年,刘家坤调任太和县县委书记之后,离家远了,反而到赵晓莉家幽会更方便、更频繁了。他每次都是让驾驶员送到赵晓莉的别墅前,用遥控钥匙打开别墅地下车库,从地下进到她家。他们以为这样秘密幽会神不知鬼不觉,可还是被人察觉了,并且渐渐成了公开的秘密。后来,赵晓莉也不再避讳自己的情妇身份,经常带着儿子小虎去太和“探亲”,与刘家坤出双入对地在场面上活动,俨然一对“恩爱夫妻”,这就使一些居心叵测的人发现了刘家坤的软肋。
  他们的儿子小虎慢慢长大,开始面临上学的问题。刘家坤觉得让小虎在阜阳生活、上学,难免有人背后指点议论,对自己影响不好,对小虎的成长也很不利,就让赵晓莉带儿子去上海生活。
  2008年,赵晓莉在上海徐家汇文定路东方曼哈顿看上一套面积191平方米的房子。这套总价800多万元的房子按揭20年,要首付310万元。刘家坤去看了看说,太贵了,住这么大的房子干什么?刘晓莉赌气说,钱是我一个人出的,你又没给一分钱。刘家坤觉得自己一毛不拔,内心有愧,可自己手头又确实没钱,就觉得理亏似的再也不敢吭气。房子的产权在刘小虎名下,装修好就租了出去,赵晓莉在附近租了一栋小套间自住,并把儿子送到附近幼儿园上学。阜阳敬贤山庄的别墅就让她当两年兵退伍回来儿子赵大虎住了。
  赵晓莉带着儿子小虎在上海落脚后,刘家坤经常利用节假日、双休日去上海,陪她和儿子小住几天。赵晓莉也在逢年过节回阜阳过几天。每次从上海回来小住,刘家坤都在晚上赶回来,跟她一起过夜。大虎明白母亲跟刘家坤的暧昧关系后,不仅不感尴尬,反而跟弟弟一起叫爸爸,并且常在外面炫耀“爸爸是太和的县委书记”。
  赵晓莉做刘家坤的情人,时间一长就心有不甘,心想他毕竟有家庭,自己不能像合法夫妻那样日夜相守。她去上海后,两人见面的次数就更少了,小虎也渐渐长大,赵晓莉就觉得自己需要一个完整的家庭,于是,一次次在刘家坤面前抱怨,要他和原配离婚,他们名正言顺地一起生活。可是刘家坤总是说:“现在不行,等以后我退休了再说吧!”刘家坤有时见她伤心难过,也心酸落泪,说,我对不起你们娘俩,你为我付出的太多了。   赵晓莉常常为自己的付出和可望不可及的名分而苦恼,却仍然不向刘家坤伸手要钱,让他保持了“勤廉公仆”的良好口碑。刘家坤也为自己找了这样一个“贤淑达理”的红颜知己而欣慰,可是他没想到,“贤淑达理”的红颜知己会变成自己的“贪内助”。
  被情人的眼泪击倒
  在太和一方土地上,一把手拥有绝对权力。
  刘家坤担任太和县委书记伊始,太和正进入一个大开发、大拆迁、大建设的机遇期。担任县委书记的他显示出独有的决策魄力和大权独揽的工作风格,开发商们都知道,在太和县,没有刘书记拍板,什么事都干不成。他们,特别是一些试图用金钱开路在刘家坤面前碰壁的老板,知道刘家坤在阜阳有一个叫赵晓莉的情妇,便找到了刘书记的软肋和打开财富之门的钥匙。
  2008年,刘家坤到太和县任县委书记后不久,一个叫康建平的人多次到他办公室,说太和县回民聚集的莲蒲路和复兴北路地区环境脏乱差,他想把那块旧城改造开发成回民街,要县委、县政府给予支持。当时,太和县尚未将这块旧城改造列入规划,刘家坤因此便未明确表态。
  事情一拖就到了2010年3月份。康建平还在想着莲蒲、复兴两路开发的事。他知道,眼下办事光凭“说得好”不行,还必须“表示好”。于是,他便从河南郑州某拍卖行,花156万元买了一幅由著名画家、中国美协副主席、天津美协主席何家英作的观音画,再次找到刘家坤办公室,旧事重提。他本以为事情摆平了,没想到刘家坤第二天就托人把画退了回来,回民街开发的事也没有回音。
  康建平蒙了。他怀疑自己买的是假画,被刘家坤识破了。于是,他请朋友陪同到天津找何家英鉴定。何家英看了这幅画,说这画确实是自己的真迹,并让康建平持画与自己合影,以证其真。康建平这才意识到,刘家坤果然是“勤廉双优”,靠给他送钱送物不灵,必须另辟蹊径。
  他很快打听到阜阳女房地产老板赵晓莉是刘家坤的情妇,便看到了希望。
  2011年春节,赵晓莉正好回阜阳过节。康建平找到阜阳敬贤山庄的赵晓莉家,自我介绍说他是太和的,是太和商厦的老板,过节来看看赵总。他在屋里跟赵晓莉谈了一会儿,就出门从车上拎下三个纸箱子和一轴字画,说他准备做太和回民街改造项目,想让赵晓莉帮忙做做刘家坤的工作,还说:“赵总,这点东西是我的心意,请你收下,如果这个工程操作好了就算咱俩合伙干的。”
  赵晓莉多年不做工程了,听康建平说跟她合伙干,便说好,等老刘回来我来和他讲讲。康建平走后,赵晓莉打开三个纸箱一看,两个纸箱装的都是钱,另一个箱子里也装有现金,一共300万元,还有四盒金条和一条红色的玛瑙项链及一张购买金条的发票,发票金额是170万元,观音画发票金额是160万元。
  没过几天,康建平又搬了两个纸箱子,找到赵晓莉家,说:“赵总,那个改造工程麻烦你再帮忙催催刘书记,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赵晓莉看到纸箱子就明白里面装的还是钱,于是答应说,我会帮忙的。
  康建平离开后,赵晓莉打开纸箱一看是200万元现金。至此,康建平已经送来现金500万元,价值170万元、实价156万元的字画和一条红玛瑙项链,总价值800万元以上。
  康建平如此慷慨,赵晓莉便觉得再不帮忙就不够意思了。
  这天,刘家坤又回“家”跟赵晓莉团聚。赵晓莉一见面就问他是不是认识康建平?刘家坤说认识,康建平是县政协常委,并反问赵是怎么认识他的?赵晓莉忙说是她表哥介绍认识的,又说:“康建平来找过我,想在太和搞旧城区改造,想让你帮帮忙,还想让我和他一起干。康建平给我表示了,送了一箱子钱,你就帮帮他吧。”她故意没说康建平送钱的具体数目,“一箱子钱”还是把刘家坤吓了一跳,他当即告诉赵晓莉,康建平这个人在太和县口碑不好,不要与他合伙做,他送钱肯定是冲着我来的,钱赶紧退掉。赵晓莉一听就哭了,跟他吵着说,我跟你老刘这么多年,没名没分,你这也不让我干,那也不让我干,你工资也不给我一分,让俺娘俩坐吃山空,以后生活怎么办?刘家坤一见情人的眼泪,心理防线便轰然溃破了。他想,不弄点钱,她和儿子以后的生活怎么办,赵晓莉跟着我没名没分的,我对起起她们母子吗?于是,他当即答应赵晓莉,康建平这个忙一定帮,要注意点,不要出事,让康建平直接找他。
  于是,在刘家坤的帮助下,康建平的这个项目,便从立项、签约到实施一路绿灯。
  为了感谢刘家坤,康建平又给赵晓莉送了200万元现金。
  赵晓莉知道刘家坤帮了康建平的忙,便放心地把康建平送她700万元现金和金条、项链和画的事情都告诉了刘家坤,并从阁楼上拿出了那幅画给他看。刘家坤看到画里面还卷着一张照片和一张160万元的发票,就说,这画是好画,把它放好,不要给别人看。又说,怪不得康建平这么嚣张,和旧城改建项目工作组的人都处不好关系,你可招呼着不要出事。
  赵晓莉租住在上海富人区,刘家坤到上海跟赵晓莉小聚的时候,看到小区出入的都是豪车,男男女女都住着豪宅,一身名牌,珠光宝气,心里就很羡慕,向往奢靡生活的心理渐渐滋长起来,受贿也变得主动和心安理得了。
  2010年下半年的一天,阜阳某实业集团董事长柳海龙在太和晶宫大酒店宴请贵宾,特请刘家坤出面作陪。席间,刘家坤故意谈到“北上广”的房价如何昂贵,大城市的生活及孩子教育如何好等问题。散席以后,柳海龙单独送他下楼,悄悄跟他说,如果你想在上海买房,我可以资助你。刘家坤确实想在上海再买一套房子。他想,如果小虎长大没出息,有一套好房出租,光吃租金也够了。可是,他对柳海龙并没有很深的了解,便想看看他的办事能力和对他的忠诚度,因此当时只是笑笑,没有明确表态。
  那几天,赵晓莉正好从上海回来小住。刘家坤去阜阳敬贤山庄与赵晓莉小聚的时候,看到她脸上抑郁的神情,不禁想起柳海龙要资助买房的事,便向她说了。赵晓莉闻过大喜,说,我也正想买套房子留给小虎呢。刘家坤觉得直接拿柳海龙的钱不安全,就让赵晓莉考虑用两种方法收他的钱:一是投资入股,赚取回报;二是民间借贷,收取高额利息。这样以后万一让人查到,就说是企业之间的事情,牵扯不到自己,既保密又安全。   刘家坤让赵晓莉直接找柳海龙具体商量操作办法。赵晓莉很快找柳海龙商定,用民间借贷的形式操作,并且用她儿子赵大虎的身份证开了个账户,以入股的名义,通过这个账户汇1000万元到柳海龙指定的账户上。一周之后,柳海龙如约给她打回来2000万元,其中1000万元是本金,另1000万元是 “入股回报”。
  操作如此之快,刘家坤不免有点吃惊和害怕,就生气地骂赵晓莉不会办事,说,我原打算让你把钱在柳海龙那里最少放一年,然后再用这个办法要回来,你只用几天就把钱拿了回来,一旦案发,不但起不到掩饰的作用,反而更容易被查出来。赵晓莉被骂哭了,又跟他吵,说她用的是大虎的名字,怎么会查到?刘家坤想想她这样说也有道理,就侥幸默认了。
  2012年春节前,刘家坤与柳海龙参加安徽省“两会”,柳海龙在酒店宴请他,说那1000万元如果买房子不够,我再给你点。刘家坤回到阜阳就给赵晓莉说了。赵晓莉很快又找到柳海龙,说她在上海看好了一套房子,要1600万元,你再“帮”300万元“装修资金”吧。柳海龙说声好,很快又给她送去300万元现金。
  柳海龙这1300万元巨款当然不是白送的,他需要得到数倍的回报。刘家坤对此心知肚明,于是便在柳海龙要地、要工程等方面,大开方便之门。
  从此,刘家坤收钱一发不可收拾。比如,他收受开发商韩军450万元、褚大兵近100万元,另外还让外商杨浦垫付赵晓莉母子移民香港的手续费16万元,受贿金额累计达2929万余元,打破萧县原县委书记毋保良受贿近2100万元的纪录,创下安徽贪官的受贿金额之最。
  仓皇退赃,退不掉罪行
  刘家坤采用“情妇收钱他办事”的办法,敛财2900多万元,但他不仅不敢享受奢靡的生活,而且整天惶惶不安。正如他在悔过书中所说:“整日忧虑重重,一有风吹草动就害怕组织查处、媒体曝光……”
  2011年底,安徽省委巡视组在太和开展为期一个多月的巡视。刘家坤觉得巡视组是为什么目标来的。他总想起赵晓莉收受康建平700万元现金、170万元金条、156万元字画和一根红玛瑙项链的事。他知道康建平做事很张扬,担心事情暴露,于是便向赵晓莉晓之以利害,说省纪委可能在查他的问题,叫她把康建平的钱物全部退回去。赵晓莉很快就打电话给康建平,约他在阜阳镜湖路口见面,跟他讲:“这钱我不能要,你拿回去用在工程上吧。”康建平推辞不过,只好收下了。
  2012年中秋节前后,刘家坤得到省纪委将对他展开调查的消息,立即赶到上海,安排赵晓莉回阜阳找康建平,让他做好纪委找他调查的准备。赵晓莉很快回阜阳,把康建平约到镜湖路口,说:“现在太和很乱,你送的钱和东西,我都还给你了,如果有人找你,就说咱俩不认识,不要给领导添麻烦。”
  赵晓莉找过康建平,刘家坤还是惶恐不安,他怕康建平否认赵晓莉退回钱物,于是便在一天下午,把康建平叫到办公室,借关心他承建的项目,拐弯抹角地问起赵晓莉退钱物的事。康建平说:“钱和东西赵总都还给我了,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无论谁找我问,我都会说跟领导没关系。”刘家坤听他这样说,这才放心了。
  2010年初,在刘家坤被提拔为阜阳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前夕,省纪委和阜阳市纪委先后找他谈话,说是有人举报他儿子开着辆宝马车到处招摇,要他写出说明。刘家坤知道他们说的“儿子”并非自己那安分守己的亲儿子,而是赵晓莉的儿子赵大虎。于是便说,我儿子没有车,更不会开什么宝马车。事情就这样让他糊弄过去了。
  刘家坤在惶惶不安中退掉了康建平、韩军和褚家兄弟的1500多万元财物,以他当时恐慌的心态,会把自己收受的近3000万元贿赂全部退掉,可是他却没有这样做,也不想这样做。他还心存侥幸,希望眼前的危机只是一场虚惊,纪委的调查也只是虚晃一枪。
  2012年9月,省纪委办案组在阜阳对柳海龙行贿问题进行调查。当月下旬的一天晚上,柳海龙一从纪委办案点出来,就打电话给刘家坤,把他约到阜阳瑶海农贸市场路边见面,神色紧张地说,这次省纪委是冲刘书记你来的。刘家坤急忙问他怎么回事,有没有说到具体问题。柳海龙说:“我跟纪委交代,过春节的时候,曾经给你送过两箱铜瓶装茅台酒,还有一些虫草。”
  刘家坤问他还说到其他什么,他说,纪委问到你和赵晓莉是什么关系,我什么也没有回答,装着不知道。他还建议刘家坤安排赵晓莉躲一躲,最好能出去躲个一两年。并说,他要去上海去找赵晓莉,让补一个借款手续,就说他送的1300万元是借给赵晓莉的,他和赵晓莉之间是私人借贷关系,这样以后好应对调查。刘家坤对他的建议不以为然,说:“赵晓莉是经过大场子的,王怀忠、肖作新犯案的时候,纪委都审过她,她都顶住了。”这时的刘家坤依然心怀侥幸,觉得柳海龙既然在纪委没把这件事说出来,事情就算过去了,而赵晓莉只要出了1300万元的借条,有朝一日,柳海龙就可能凭借条向她追讨1300万元借款。
  刘家坤和赵晓莉觉得他们收的钱物,该退的退了,没退的都是“可靠的”,并与所有的行贿人都订了攻守同盟,却没想到他们的攻守同盟根本不堪一击,“经过大场子”的赵晓莉这回也没顶住。
  刘家坤受贿案发后,他与赵晓莉没有像其他贪官与情妇那样互咬互掐,推脱罪责,而是表现出“忠贞不渝的真情”。刘家坤向检察办案人员写求情书,说受贿皆因自己贪心,赵晓莉是个“无知的社会上生活的女人”,是他贪念的“受害者”,因他牵连入狱,孩子流落乡村托农户看管,希望司法机关对她法外开恩,从轻处罚,让她得以照顾他们幼小的儿子;赵晓莉则每每见到检察官,都哭着询问刘家坤的身体如何,并托办案人员带信,对刘家坤说,是她的贪心害了他,她此生选择刘家坤永不后悔,愿意永远与他在一起,虽不同生,但愿同死……
  刘家坤从“勤廉双优”蜕变为巨贪,造成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和严重的恶果。太和土地市场和工程建设领域混乱,乱批土地、私改规划、乱建小产权房等现象屡见不鲜,没有了秩序和公平可言,经济发展环境严重恶化,以致外商不敢到太和投资;书记腐败带坏大批干部,从分管县长到国士局长、规划局长、市容局长等大小官员上行下效,继他之后,又有十多名领导干部落马,造成一次官场大地震,党和政府的形象受到重创。
  刘家坤、赵晓莉受贿案一案,是由安徽省人民检察院侦查终结、宿州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刘家坤、赵晓莉在法庭上,承认公诉机关指控的全部犯罪事实,并且表示悔罪服法,没有为自己作一句辩解,一如既往地主动承担全部罪责,说对方没有责任,请求法庭对自己的情人从轻处罚。公诉人发表公诉意见提出:刘家坤、赵晓莉归案后,能够主动交代纪委和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全部犯罪事实,主动退出全部受贿钱物,诚恳悔罪,建议法庭依法对他们从轻处罚。
  鉴于案情重大,法庭没有当庭宣判,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位曾经的“勤廉双优”将为自己的腐败买单。
  (文中除刘家坤、赵晓莉外,均为化名)
  编辑:程新友 jcfycxy@sina.com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