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告上法庭,著名舞蹈家崔美善养猫惹官司

发布时间:2019-04-21 17:00:43 来源:未知关键词 : 邻居告上法庭,著名舞蹈家崔美善养猫惹官司

  2011年5月,北京团结湖小区72岁的退休教师文先生一纸诉状,将77岁的著名舞蹈家崔美善告上法庭,原因竟是流浪猫的猫舍。   开庭时,一些邻居和爱动物人士聚集在法院门外声援崔美善,还有人给她送鲜花;另一些人则力挺文先生。此后半年里,此案接连开庭三次且引起广泛的社会关注,因为它的意义已超出邻里纷争,事关流浪动物的公益,是“如何对待流浪动物”不同价值观的一次正面交锋……
  养猫很快乐,引发邻里争吵很烦恼
  崔美善,这位70多岁的退休舞蹈家天天练功,当她在音乐声中翩翩起舞时,她家的8只猫一溜排开坐在沙发上,只只凝神屏气,神情专注地“欣赏”舞蹈,一副陶醉的神情。崔美善跳到客厅左边,猫眼就转向左边;她跳到右边,猫的目光又追随到右边。一曲舞罢,猫们都高兴地在沙发上翻跟头,老太太就开心地说:“孩子们是在为我鼓掌呢,妈妈再给你们跳一支舞!”
  崔美善常对女儿说,自己年近八十,耳聪目明,走路健步如飞,全托猫的福――养猫心情愉悦不生病。
  2011年5月的一天,崔美善正手里左右挥舞着一个塑料老鼠和猫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女儿下班回来了,把一张纸递给老太太,皱着眉说:“咳,还和猫玩呢!养猫都养出官司来了!”
  是法院传票!崔美善怔了好一会儿,才颓然地坐在沙发上,喃喃地说:“这家伙果然告到法院了!”
  原籍韩国的崔美善是新中国成立后培养的舞蹈演员,她以“变幻矫健、流旋飘逸、神采扬扬、震动四方”的舞姿(曹禺这样称赞她)成了我国的著名舞蹈家。作为东方歌舞团的独舞演员,崔美善于1954年在华沙世界青年联欢节上,以《扇子舞》荣获金奖;1957年在莫斯科世界青年联欢节上,她领舞的《孔雀》再获金奖。在大型歌舞《东方红》中,崔美善以优美的舞姿赢得了众多观众的喜爱。退休后,崔美善养猫弄花,安享晚年。
  本来在家里养养猫也风平浪静,然而2006年,一位一直照顾小区流浪猫的女邻居要搬走了,临走前,女邻居背着10公斤猫粮来到崔家,含泪“托孤”。崔美善家里有8只猫,她无力把十几只流浪猫接回家,于是便在小区花园里照顾流浪猫。后来,住在一号楼的宋老先生主动把自家阳台下的一个储物间腾出来做猫舍。崔美善将它简单装修装修,铺设了新棉褥,放置了猫砂,将猫封闭圈养。猫天性爱宅在家,每天只在主人打扫卫生时才出去玩耍一会儿。
  那天,崔美善去到猫舍,小猫都跑过来,用它们的脸蹭主人的脸以示亲热和问候,这如同西方贴贴脸的礼俗。正在人猫融洽欢乐时,耳边突然传来一声断喝:“你为什么把猫养在我家楼下?”
  崔美善吃了一惊,抬头一看,说话的是一个70多岁的陌生男人。这是家住在猫舍斜上方二楼的文先生。崔美善住在小区的另一栋楼里,所以不认识他。文先生气愤地对崔美善说:“你这猫舍臭味冲天。为什么不做好事?净干养猫这种坏事!”崔美善吃了一惊,她在这储物间养猫两年,从来不知道有人反对。这时候,文妻也下楼来指责崔美善。文先生的儿子在楼上推开窗,也喊道:“你爱养猫,就把这些猫弄到你家里养,不要在我家楼下养!”崔美善气得脸色发白,嘴唇哆嗦了半天,好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最后,还是几个邻居拉走了她。
  回到家,崔美善放声痛哭。她是著名舞蹈家、国家一级演员,退休后当过几届政协委员,平生何曾这样被人当面辱骂?她越想越悲,哭得像个泪人……
  接下来,崔美善和文先生一家冲突不断……
  冲突升级,崔美善的猫舍保卫战
  2008年7月,文先生去团结湖街道办事处和朝阳区政府信访办逐级告状:“崔美善的猫舍屎尿遍地,臭气熏天,尤其是刮东风时,味道大极了,我们家夏天也不敢开窗;猫半夜乱叫,从凌晨4点一直叫到5点半,吵得睡不着觉;猫身上的虱子跳到二楼,咬得我腿上起了很多红疙瘩。强烈要求崔美善拆除猫舍,遣散流浪猫!”
  得知对方告到了朝阳区政府信访办,崔美善在女邻居王建军陪同下去区信访办说明情况。崔美善不善言辞,王建军替她分辩:“崔美善雇了钟点工,一天两次清扫猫舍、换猫砂,哪有什么味?邻居都开玩笑说,这猫舍比他们家还干净呢!你们若不信,可以去猫舍闻闻。”信访员说:“不用。信,我信!”王老太太继续滔滔不绝:“防疫针定期打,驱虫药按时给,消毒液天天喷,哪只猫生了病,崔美善都抱回家去照顾。老太太一张大床,一半自己睡,一半猫睡,怎么会有虱子?文先生说虱子跳到了二楼,虱子真能跳这么高?怕创了吉尼斯纪录!”
  “以前猫在车棚乱窜,花园里常有邻居给猫倒的剩饭剩菜,苍蝇乱飞:那时候猫没有做绝育手术,半夜叫春吵得不行。崔美善将猫封闭起来喂养,又出钱给猫做了绝育手术,现在小区安静多了、干净多了。崔老师一个月退休金也就3000元,但每月买猫粮、消毒水等要花1000多元。老太太献了爱心还得挨骂,有这理儿吗?”
  信访员连连点头,当即打电话叫来了团结湖街道办事处信访办的人。他们和崔美善商量,能否把流浪猫送给其他猫友或另找个地方养起来。
  崔美善觉得这提议可以考虑。接下来,她在王建军陪同下找到温都水城附近,那里有一个由某企业家开办的流浪猫收养基地,可那里因为没钱,猫都快断顿了;又找到一个救助流浪动物的朋友,他家里做了个大书架,上面猫挤猫,下面狗满为患,实在连一只猫的安身之地都没有了。
  这边四处奔波也没有给流浪猫找到家,那边文先生见猫舍依旧,继续不停告状。这天,街道办事处几个工作人员来到小区,在猫舍前召开现场办公会。他们说,猫舍是违章建筑,还是拆掉吧!崔美善闻言如同当头一棒,说:“这是宋先生的储物间,拆不拆不是我能说了算。”她质问办事员:“怎么只听一面之词!养猫有没有影响邻居,你们倒是认真在小区里调查一下!”
  办事人员见老太太情绪如此激动,不敢强拆。
  巨大压力下,崔美善寝食难安。这时,文先生一家再次和崔老太太发生冲突。
  那天,崔美善把猫舍的小被子抱出去晾晒在花园里,楼上的文先生夫妻见了,都很气愤。文妻说:“又在这里拍打、抖动这些臭被子、臭垫子,猫毛和灰尘会进到我们家的窗户里!”文先生说:“你再不拆猫舍,再不送走这些野猫,我就告到法院去!”双方又大吵了一架。
  崔美善气得接连几天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步履蹒跚,一下子老了很多。不久,她心脏病复发,在床上躺了两天。照顾她的当然是女儿,可是猫们也都提着一颗心。如果老太太长时间躺着一动不动,猫就围着她喵喵地叫个不停,直到主人问一句“猫咪,有什么事”或者动弹一下胳膊腿,猫知道女主人安然无恙,这才放心走开。
  三次开庭:养猫的权利与自由
  2011年5月,文先生将崔美善告到朝阳区法院,要求必须拆除在他家 楼下的流浪猫舍,并将这些猫送去专门的收养动物机构。
  这场猫官司开了三次庭。第一次开庭是2011年6月8日。文家夫妻和儿子都到庭了。法庭太小,只有四五个猫友(爱猫人士)坐到了旁听席上,30多名赶到现场声援崔美善的邻居和猫友聚集在法院门外,他们拉出横幅“政府支持救助流浪动物的公益行动”,还有人手里捧着献给崔美善的鲜花。
  开庭不久,坐在原告席上的文妻突然“啊”的叫了一声,头一歪,伏在了桌子上,原来老太太突发心脏病!文先生急忙给老伴喂下急救的药。文先生儿子急忙拨打120,救护车呼啸而至。法官宣布,此案改日再开庭审理。
  6月28日第二次开庭时,文先生强调说,崔美善养猫为什么不养在她住的二号楼,而养在文家住的一号楼?他承认并不喜欢动物,但绝不是因为这一点反对猫舍。文先生的儿子说,他反对那种打着爱心旗号而置影响邻里生活于不顾的做法。
  2011年12月26日,朝阳区法院第三次开庭审理此案,双方都提供了新证据。
  文先生的儿子拿出“在家中窗台上录下的流浪猫叫声”录音,并当场播放。他说:“在家中都能清楚地听到猫叫声,能说没影响到我们正常生活吗?”崔美善的律师指出:“录音里是猫叫,但并不能证明是崔美善的猫在叫。崔老师出钱给所有的猫都做了绝育手术,猫不会再发情,当然就不会叫得很难听。”
  文先生的儿子说,这些野猫白天在楼下活动,夜里到野猫窝睡觉,它们都非常脏,身上带有大量的病毒和跳蚤,对原告的健康构成了极大威胁。此外,野猫还到处大小便,猫的屎尿到处都是,臭味熏天。
  他还提供了一段录像钟点工从猫舍出来,将桶里的水倒在花园的树下,“桶里是猫尿,这些树就在我家窗下,能没有臭味吗?”
  “猫是圈养的,很少出来。”崔美善反驳说,“你根本不了解猫的习性,猫非常爱干净,它尿在猫砂盆里,完了还要用砂埋住,然后再闻闻是否有味道,如果有味,它会继续深埋。猫砂遇尿结成块,钟点工用袋子装好捆紧,扔到垃圾桶里。钟点工倒的是刷猫砂盆的水而非猫尿。”她强调说:“几年来,我一直请钟点工一天喂食、清扫两次猫舍,非常干净。”
  崔美善一方提交了宠物医院出具的猫舍中13只猫做了绝育手术、注射过疫苗的证明,还出具了买驱虫药、消毒水的发票。她又提供了一份由36名社区居民签名的名单,“这些邻居都说养猫没有影响他们生活,我的善举他们支持。”还有一份书证是由提供猫舍的宋老先生出具的,上面说:“我的家与猫舍仅一窗之隔,生活并没有受影响!”
  法庭稍后作出判决,驳回文先生的全部诉讼请求。
  胜诉的崔美善并没有轻松,因为文先生认为对方养猫的确影响了他的健康和生活安宁,遂不服朝阳区法院判决,上诉到中院,猫官司还将继续打下去……
  记者在采访时实地探访了猫舍。它“隐藏”在小区一号楼楼宋老先生家阳台正下方,用铁板围成,并未突出楼体,白色的板材显得很整洁。隔着一扇玻璃窗,看到小屋里有十几只猫。它们身下是榻榻米,还垫着小被子,猫舍很干净。一边的柜子里,整齐地放着各种消毒、清理、喂食工具。猫舍只有很轻微的猫味儿,并不脏臭。
  崔美善的代理律师赵明对记者说:“现在很多年轻人一时喜爱就买了小猫小狗,过了一段日子没耐心了,就抛弃它们。像崔美善这样的爱心人士,实际上是替这些不尽义务的年轻人担起了担子。但总有人质疑:有钱为什么不救助流浪汉,不救助失学儿童?救助弱势群体,政府有民政等专门机构,而对于流浪动物,政府没有设立救助机构。如果大家都袖手旁观,任凭动物在街头流浪,将后患无穷。第一,没人给做绝育手术,以猫和狗的繁殖能力,它们会在城市泛滥成灾;第二,不打防疫针、驱虫,它们会传播疾病;第三,流浪狗窜到马路上,还会引发车祸。再说了,善待生命,当然也包括动物!”
  崔美善的另一位代理律师陆智敏说:“养动物是公民的权利和自由(当然要按规定办手续),不养动物也是公民的权利和自由,只要彼此没有侵犯对方的合法权益,就应该互相包容和理解。”
  责任编辑:翟永存
  太追求完美也会输
  秦湖
  日本有一家软件公司,科研技术力量十分雄厚。不久前,公司制定了最新的发展策略:研发一款世界上最先进、最完美的软件。
  基于以上的经营决策,公司不惜投入大量资金和人力来研发这款软件。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几个月的潜心研究.公司终于成功研发出了这款功能先进的软件。用户只需按照软件的提示,进行几步非常简单的操作,就可以自动检测出设备的故障,并自动修复发现的问题。公司原以为软件上市后会热销,谁知,市场并不买账,销售非常惨淡。后来,公司经过详细的调查才知道,正是因为这款软件太过于完美,许多技术维修人员为了保住自己的饭碗,不向顾客介绍这款软件。
  在韩国首尔举办的世界围棋棋王比赛上,我国著名选手常昊九段对阵韩国选手许映皓六段。在比赛的前半盘,常昊展现出他浑身才学:大局清晰,一如行云流水;不管是弃还是取,都次序井然。在一旁观战的中国棋院院长等人,都对常昊的棋艺赞不绝口。
  在下半盘进行到大半时,常昊依然保持着非常大的优势。此时,常昊只需放弃两颗鸡肋般的白棋,在外边扳住,不让对手渗入,就能大获全胜。然而,常昊并没有这样做。结果,对手的黑棋像病毒一样疯狂生长,转眼间就将局势扭转。落败后的常昊不得不承认:“当时我只想使这盘棋完美些,不留一点遗憾。结果却输掉了。”
  古人曾说“水至清则无鱼。”有时候,做事情太过于追求完美的话,不仅不能赢,反而还会丧失自身的竞争优势,让自己输得一败涂地。
  责任编辑:吴丽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