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男奴隶”

发布时间:2019-04-13 17:03:36 来源:○江 海

  日本是典型的大男子主义世界,妇女经常受到丈夫或者家人的歧视虐待,苦不堪言。由于报复心理,最近,暗地里出现一种新的行业,便是出租男人。这种男人出租后,可以让租他的女人任意责骂,甚至殴打,被当作“奴隶”看待。
  1998年4月我在东京一所大学读书,课余给一个名叫敏田幸子的妇女当家庭教师,辅导她12岁的女儿学习汉语。敏田幸子的丈夫是一家公司的高级职员,大男子主义相当严重,我亲眼目睹了他多次谩骂和殴打敏田幸子。有一次,我实在忍不住劝他别打太太,他眼一瞪让我少管闲事,否则炒我的鱿鱼。
  敏田幸子对丈夫,不,应该说对所有的男人恨之入骨,她常常流露出要报复男人。我觉得她的心理似乎有点变态。
  有一天,敏田幸子要我陪她去最近才开设的一个“奴隶市场”。
  “奴隶”们都是年轻的男性,他们大多有正式的职业,当“奴隶”不过是兼职,目的是借此赚取更多的金钱。有时运气不错,碰上慷慨大方的女顾主,他们所获得的报酬比正式职业还要多。
  “奴隶”们都穿着笔挺的西装,个个都很精神,有日本人,还有泰国、韩国、菲律宾人。他们都坐在一排沙发上,望着敏田幸子微笑,希望能够被选中。“奴隶”市场的女老板森下夕子,热情地把一本“奴隶”名册翻开,向敏田幸子介绍推荐:今天在册的一共有17人,平均年龄25岁。壮实的泰国小伙子、英俊的韩国青年,敏田幸子都看不中,最后她还是挑选了一个日本小伙子,名叫板雄次郎,是一个企业的工人,来当“奴隶”是为了多挣点钱准备结婚。
  敏田幸子同板雄次郎签定了“奴隶契约”,向森下夕子老板交了2万日元的手续费,又确定板雄次郎的身价每月为25万日元,主要的条件是能耐得住敏田幸子的责骂和殴打。板雄次郎点头表示没有问题。
  这天,敏田幸子的丈夫回家又把她责骂殴打后上班去了,敏田幸子立即打电话把“奴隶”板雄次郎召唤来。敏田幸子对他破口大骂,我仔细听了听,日本妇女骂人同我国乡下妇女骂人是大不相同的,我们乡下的女人骂人都是些不堪入耳的、一般人说不出口的脏话,而日本妇女骂人比较文雅,比方说敏田幸子骂板雄次郎是一只啃骨头的狗,是一头愚蠢的猪……板雄次郎老老实实挨骂,还不住地点头随声附和她:我是狗,我是猪……我在里屋辅导学生也忍不住偷偷地笑了。
  敏田幸子骂得唾沫喷洒,似乎还不过瘾,又让板雄次郎爬在地上,一会儿学狗叫,一会儿学猪叫,他学的叫声不太准确,敏田幸子勃然大怒,拿着鸡毛掸子不住地抽打,还一边责骂:你不是一条好狗,不是一头好猪……我从门缝往外窥视,觉得板雄次郎怪可怜的,为了每月挣25万日元,忍受着女主人的责骂、侮辱、殴打。
  敏田幸子骂累了,也打累了,刚坐下喘口气,板雄次郎就恭恭敬敬地递上一杯茶,像一只哈巴狗似的向女主人摇尾乞怜说:“你骂得痛快,打得也淋漓,真是好极了!”敏田幸子感到心情很愉快,对这个“男奴”很满意,立即给了他5千日元的小费说:“你好好表现,我以后给你加薪。”这一天,敏田幸子挥动着牛皮鞭子,狠狠抽在板雄次郎结实发达的肌肉上,出现了一道道血痕,他痛得嗷嗷直叫,在地板上翻滚。敏田幸子这么凶狠地毒打“男奴”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仿佛一鞭一鞭抽在我的身上,实在是惨不忍睹。我上前说:“太太你不能再打他了……”敏田幸子对我喝斥说:“不干你的事,请躲开!”她又抽了几鞭才住了手。我这才松了一口气。谁知她又把鞭子塞给我说:“请你替我抽他!”我一怔说:“太太你弄错了,我是教你女儿学习汉语的,不是替你打人的!”然而,板雄次郎望着我说:“江小姐,只要太太高兴你就打吧……我会感谢你的……”我只好挥鞭轻轻抽他。敏田幸子在一边喊:“用力!用力!”我咬咬牙用力抽他。敏田幸子拍手说:“抽得好!”板雄次郎无力翻滚了,趴在那儿似一条死狗,不停地呻吟着。
  过了一会,板雄次郎才从地上爬起来,对敏田幸子说:“太太你今天还高兴吧?”敏田幸子瞄瞄他说:“你了不起,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男奴,过去我请过几个男奴都忍受不了我的皮鞭抽打,便半途辞职了,你今天表现得很出色……”说着赏给他小费1万日元。
  然而,板雄次郎把钱装进衣袋后说:“太太,明天我不来了……”敏田幸子一愣说:“你是不是犯傻了,咱签订的契约是一个月,现在你半途辞职那是违约,身价钱当然是谈不上了。”板雄次郎苦笑着说:“太太我也不是第一次当奴隶,从来没遇上像你这样女主人,我如果再坚持下去,说不定哪一天就被你打死了……”我同板雄次郎一块儿出了门,我对他说:“请你原谅……”他友好地说:“我不怪你,咱们都是为了挣钱,谁也不容易呀!”我本想劝他说:“以后别再当男奴了。”可是他钻进一辆出租车,一会儿就消失在远方了。
  (题图/孟石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