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田野,是“小吃货”们的天堂

发布时间:2019-08-11 18:00:19 来源:豫记关键词 : 秋天的田野作文
秋天的田野作文
原文标题:秋天的田野,是“小吃货”们的天堂
原文发布时间:2018-10-09 18:25
原文作者:豫记。
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关注头条号【豫记】阅读更多相关文章。
如果您是本文作者,不希望我们转载此文,请联系我们删除。

小时候,农村物质匮乏,因而“吃”便成为人人关心的头等大事。而我这个天生的吃货,自然最喜欢秋天。一到秋天,田间种的,土里长的,树上结的,草丛里飞的......但凡能吃的东西,都被孩子们千方百计拿来成为口中的“美食”。



张延伟 | 文

玉米地里能吃到“甘蔗”的美味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农村,只有在秋冬季节的庙会上才能见到一种粗细高低都和玉米秆差不多的青皮甘蔗,人们把它叫作“甜秫秆”,毛儿八分钱就能买一棵。

甜秫秆对孩子们来说,很具诱惑力,跟着大人赶会时,一见到卖甜秫秆的就眼巴巴的看着迈不开腿。若是大人心情好,会乐意掏钱买来一棵让孩子解馋。

当然,根、稍部分,大人舍不得扔掉,让卖家刮干净了留给自己。尽管咀嚼起来味道没有中间部分甘甜,也算跟着孩子沾光。



可万一遇到大人不高兴或不舍得的,就会找理由训斥孩子一番:“掏钱买哩驴倒沫,吃哩没有扔哩多。买那弄啥!”

好在,甜秫秆的美味,能被玉米地里的“哑巴秆”替代,使孩子们少了许多的遗憾。

那时,种玉米品种单一,人们多从收获的玉米棒子中挑选个儿大籽粒饱满的保存下来留作来年的种子。

种一季儿玉米至少施用两次农家肥:播种前当作底肥施一次,玉米苗长到膝盖深时再从地面上围着根部追施一次,几乎不用化肥,虽说产量较低,却是真正的“绿色产品”。

由于连年种植种子退化,地里就有许多未结棒穗或棒穗又瘪又小的“空棵”玉米秆,被人们叫作“哑巴秆”。



哑巴秆比正常结穗的玉米秆要细,有的只有手指头一般粗,外皮颜色发红,很好辨认。

因为这些哑巴秆在生长的过程中没有结穗,自身养分、糖分都无处释放,所以内瓤比较坚实,蕴含的水分也多,吃起来和集会上卖的甜秫秆一样汁儿多味甜,特别是灌溉条件差的沙旱地里,哑巴秆更多也更甜,广受孩子们的喜爱。

于是一到秋天收获季节,田间地头就常常呈现出这样一幅场景:大人们在地里忙活着掰玉米,孩子们则顺着田垄来回蹿着找哑巴秆,玉米茎叶把胳膊、头脸划拉得生疼也不在乎。

等大人把玉米掰完了,孩子们也在树荫下把哑巴秆拾掇干净,有耐不住性子的早已趁势先吃过几棵,余下的则捆成捆儿放在装玉米的架子车上,带回去和家人们一起慢慢品尝。

偷吃花生红薯要动“歪脑筋”

那时候,孩子们的书包里除了课本和作业本,没有其它教辅资料,老师布置的作业也少。星期天,孩子们早早做完作业,相互结伴到野外割青草,用来饲喂牲口或沤制农家肥。



半晌儿里,各自的草篮儿已满,大家便找一片略微平坦的草地,围坐在一起嘻嘻哈哈地闹腾着做游戏。

旁边田地里的花生和红薯秧苗长势正旺,还不到收获的时候,淘气的孩子们却经不起诱惑,心里有了“尝鲜”的冲动。

“尝鲜”成功的关键,是怎样才能做到既神不知鬼不觉地把花生或红薯吃到嘴里,而又暂时不被主人发现。然而这些担心都是多余的,这些家伙一个个人小鬼大,略微动下“歪脑筋”就有了“鬼点子”。

只要四下瞅瞅,不见有大人路过,便一个个拿起手中的镰刀,根据不同喜好来到花生地或红薯地中间。



喜欢吃花生的,选择茎叶粗壮大、果蒂多的花生棵,用镰刀把根部的土慢慢挖开,用手轻轻提着果蒂,把散布周围的花生果拔出来。拔得差不多了,用土把花生棵根部封严实,再挖第二棵... ...

挖红薯也是采取类似的方式,把根部挖开后专门摘取其中个儿大的。“劳动”结束后,大家便围聚一起,相互分享各自手中的“战果”。

由于孩子们只是挖取了部分果实和块茎,根系没有受到实质性损伤,花生或红薯秧苗的生长一般不会受到影响。

直到后来,人们收获花生或红薯时,才从根部的旧痕中发现“猫腻”,但至多会笑着骂一句“这又是哪家的鳖子办的好事”,就作罢了。

孩子们用河水“漤”柿子

孩子们最拿手也是最得意的事,就是用河水“漤”柿子吃了。

那时候村里在“南岭坡”有片柿树林,每到秋季枝头上就挂满红黄相间的大柿子。没有成熟的柿子硬且苦涩,完全成熟后则外皮鲜红发亮,内瓤柔软稀溏,吃到嘴里甜滑似蜜。



可是,柿子自然成熟后又很难采摘,一个个小“红灯笼”从树上掉到地下摔得稀巴烂。于是,人们就发明了一种独特的吃法——漤柿子。漤柿子的要领,是在每天早、晚把水加热到合适的温度,再把快成熟的柿子放进去。

如此反复三四天时间,当原来的清水变成红褐色的时候,柿子原有的苦涩味道就消失殆尽,变成脆甜可口的漤柿了。

只是,家中漤柿子,一般要尽可能等到柿子颜色变得黄中泛红时,那样漤成的柿子味道才更加甘醇。可孩子们看着满树的柿子却等不及,他们也有属于自己的一套“漤”柿子方法。

趁中午放学的机会,孩子们三五结伴来到柿树林,从柿树上选择几个个头儿略大、颜色稍微发黄的柿子装在书包里。



下午上学时,大伙儿要经过村里那条哗哗流淌的小河,大家就沿着河岸,各自选择一个相对隐蔽、少有人至、水流平缓且又向阳的地段,挨着岸边用石头垒砌成一个半圆阻挡着水流,小心翼翼地把柿子放进水里。

为了保险起见,还有的孩子干脆把柿子埋在淤泥里。之后,这里就成了孩子们的牵挂。每天上学、放学都要专门绕到这里细细察看一番,看到自己的柿子安然无恙,才放心离去。

孩子们“漤”柿子的地方虽然朝阳,可毕竟是自然增温,因而去涩的过程比较缓慢,一般需要一周甚至更长的时间。

我们会选择其中一个柿子做样品,每隔两天都要过去咬一小口感受下涩甜的程度,特别是感觉柿子快要漤成的最后几天,无论上学还是放学的当儿都要尝一尝,生怕之前所有的努力都付之东流。

所幸,柿子最终脱涩成功,当我们津津有味地吃着甜漤柿来到学校,就有了向身边伙伴炫耀的资本。



当然,秋天田野里能被我们拿来吃的东西还有很多:地堰边红红的构树果,吃起来甜中带酸,大人说吃多了会“烂嘴角”,可我们照吃不误;我们不顾荆棘扎手,专门爬沟上崖地去摘野酸枣,吃完了还不忘把衣服口袋装满;头尖身儿长的“大老扁(蚂蚱的一种)”在草丛间跳跃,被我们逮着用“毛毛狗草”的茎条串成一串儿,然后点起一堆火,把老扁扔进去,烤熟了吃起来焦香可口... ...

只可惜,对现在的孩子们来说,面对沉重的学业负担、各类电子产品的诱惑以及家长们的无限宠爱,已经很少再有和大自然亲密接触的机会了,秋天的田野和原始的美味,已与他们渐行渐远了。

(图片来自网络)

作者简介

张延伟,70后,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会员,现供职于禹州市国土资源局,业余码字为乐。

豫记版权作品,转载请微信80276821,或者微博私信“豫记”,投稿请发邮件至yujimedia@163.com

豫记,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粮!


猜你喜欢
延伸阅读: